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梦成真

令人快乐的事莫过于好梦成真

 
 
 

日志

 
 

小小说——初恋(上)  

2015-12-14 09:31:58|  分类: 岁月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瘦瘦高高的她从列车的车厢窗户探出头去,这一扇小小的车窗,探出了8、9个脑袋,大家不约而同地向车外张望,大声呼喊着亲人和朋友。她努力伸展自己的身体,一边和前来送行的亲人们握手,听着一声声的嘱托,一边焦急地四处张望。突然她的双眸闪出光芒,“来了,来了!”她看见期盼已久的他终于挤进了敞开的大门,她向他挥着手,高声喊着:“我在这!”啊,他看见了!只见他双手巴拉开人群,迅速地挤了过来,站在车窗下,向她伸出了双手,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四只眼睛对望着,没有任何的语言。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直跳,是由于双手温暖的接触,还是担心早恋的迹象让亲人们发现?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得全身的血液沸腾。没有多大一会,他松开了手,消失在人群中。她被自己的激情燃烧着,与前来送行的老师和军训的解放军话别,说着豪言壮语。随着一声汽笛响起,满载下乡知青的列车启动了,大家都回到坐位上,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大腿根有点疼痛,可能是被压在窗棱上,膈破了。车厢里逐渐安静下来,有的仍在掩面哭泣,有的愣愣的望着窗外,这一群17、8岁的热血青年将随着列车奔向远方,去广阔天地锻炼自己。她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一声不响地看着窗外,突然她看到了随着列车往前奔跑的他,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她赶紧打开车窗,拼命的挥着手,他看见她了,一边奔跑一边挥舞着手臂,列车快速前进,很快他的人影就消失的看不见了。她怅然地坐回到了座位,往事一幕幕涌现出来。
       她和他在同一所小学上学,同一年级不同班。有一年她所在的班由于班主任病休,差不多有两周的时间她被暂时安排到了他的班级,那时她天真活泼,爱玩爱笑。每天的课余时间跳皮筋,玩跩包、踢毽、跳绳都是佼佼者,学习成绩也拔尖;而他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男生,她的眼睛从来没在他的身上停留过。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他们进入了六年级。一天课后,他手里拿着一本小人书,怯怯地递到她的手里,小声说:“借给你这本书,过两天还我。”说完就跑开了。他怎么知道她喜欢看书啊?她从他手里接过了图书,咧开嘴笑了一下,认出他是那个班的男生,喜欢唱歌,是什刹海业余体校的的武术运动员。从那天开始,他经常拿着一本小人书到她的教室门前,下课的时候借给她阅读,在这一借一还中,她对他渐渐有了好感。后来她发现无论是全年级上操课还是在大礼堂观看演出,她都能看感觉到他的注视,偶尔两人目光聚在了一起,他就会吐一下舌头,她赶紧收回目光,久而久之她的心里好像也有种异样的感觉。
      小学毕业了,她考上了心仪的重点女中,他考进了一所男校,从此大约有3、4年的时间两人就再也没有碰面。
      3年后的一个冬天,北京的雪下的特别大,大地一片银装素裹。她穿着大衣,裹着围巾,提着二斤白面小心翼翼地踩着雪走着去换切面。突然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他,仍然是中等身材,毕业几年了一直都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过,怎么这么巧啊?她想,他的家可能是住在这边吧?两人擦肩而过,誰也没说话。突然她的心里动了一下,猛地一回头,看见对方也在回头看自己,她的心里砰砰直跳,赶紧加快了脚步。
       又过了一年,各个学校在军训期间开始对66、67届的初、高中毕业生进行分配,第一批被分配到大型国有企业和军工厂的是家庭困难且根正苗红的工农子弟。出身于工人家庭的他被分配到一个保密工厂,而她则满怀壮志豪情和几个同学一起学习《农村社会主义新高潮》《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关于广阔天地的著作和知青代表的先进事迹,立志要做一个铁姑娘,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祖国一穷二白的面貌。
       一天上午,她从收发室接到了一封信,她很奇怪,北京的某某工厂怎么会有人给她写信呢?她急急忙忙打开,看看落款,原来是他写来的信。他在信里说:自己已被分配到了保密工厂做学徒,他给她准备了一本小小的红宝书,这是当时人人都想要又在市场上买不到的宝贝,问她什么时候可以见上一面。看着不太漂亮的字体,她的心里怦怦乱跳,一天的时间里,她找个没人的地方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他的笔迹,信中不多的几句话早已被她的背得烂熟,每看一遍心都会狂跳不止。这封信怎么处理?这是一个男生的信,不能让爸爸妈妈知道,他们知道了,肯定会批评她;更不能让同学们知道,同学们知道了,会群起而攻之,会批判她的小资情调。可是她真的很想把信留下来,这种感觉是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的,她的脸微微泛红,和同学们在一起,她笑;看见老师,她笑;看见军训解放军她也笑;她感觉天蓝蓝的,她想大声呼喊、想快乐地歌唱!最后,理智战胜了情感,回家之前,她还是把信撕了,扔到了垃圾桶。
      那几天,他信中的地址一直在她的心里来来回回地翻腾,他的模样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脑海中,去还是不去?她犹豫着,又期盼着,心里头总是七上八下。
      冬天的一个晚上,她在学校耽搁的很久。天黑了,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把大地照得一片洁白。她从学校骑车回家,神使鬼差地拐到了他信上说的地址,在一个小胡同的尽头她找到了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门牌号码。她围着妈妈的大拉毛围巾,穿着大衣,戴着大口罩,抬起头看看门牌,没错,是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推开大门,这是一个小小的院落,只有三间北房,正想着也不知道他住在哪一间,就看见屋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人挽着裤腿,端着洗脸盆准备倒水。她轻声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只听”砰“地一声,他手上的脸盆掉在了地上。随即,他慌慌张张地把她让进了屋里。
      这是怎样一个家啊?里外两小间平房,里屋是一个大炕,他的爸爸妈妈和四个弟妹睡在大炕上,旁边放着一张单人木板床,他说睡在那里的是他的奶奶。那间屋里除了这两张床,就再没有下脚的地方了。这才几点钟啊,全家人都躺下了。外屋两个单人床,中间有一个破旧的两屉桌,他和他哥哥一人一张床。屋里还算暖和,他脱了棉袄,露出了贴身穿的大空隆小眼的背心。他看着她,嘴角露出了笑意,小声说:”等了你那么长的时间,今天才来。“随即,从抽屉里取出红宝书,递给她。她打开书,看见扉页上写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落款是他和她的名字。红晕在她的脸上荡漾开来,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像个小兔子似得乱蹦,她满怀柔情地看了他一眼,低头把书放进书包,起身告辞。
       这一年的夏天,她的妈妈受到了冲击,被关了起来,平时家里只有姐妹几个一起生活。他们俩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有时他们俩漫步在河边,他下河游泳,一个猛子扎下去能游出2、30米;她坐在岸边看着、欣赏着;有时他的工厂演电影,也会叫上她一起观看,有时他俩坐在河栏杆上,天南地北地聊天。她知道了他的父亲解放前是拉洋车的,他的妈妈是家庭妇女,他的哥哥初中毕业就辍学进了工厂,帮助家里。和他在一起,她感觉很快乐,在那些阴郁的日子里,他带给她安全感,也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缕阳光。
        一个夏天很快就过去了,两个人没有海誓山盟、没有牵过手,直到她离开了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