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梦成真

令人快乐的事莫过于好梦成真

 
 
 

日志

 
 

蜗居(五)  

2015-11-09 15:55:09|  分类: 岁月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蜗居》系列写到我们在90年代初期,带着儿子调回了北京。
      能回到北京,回到我从小生活过的地方,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固然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是对于丈夫和儿子来说,当时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先说说工作,我专业对口,去了我想去的地方,单位离家很近,每天都沐浴在爸爸妈妈的爱河中,在新的工作岗位如鱼得水,顺利的没法再顺了。我们俩口子,凡是顺利的事情都让我赶上了,凡是不顺的事都让他赶上了,一步一个坎,走得异常艰苦。他回京后找接收单位也是经过了千辛万苦,在离开原单位1个半月以后才有新的单位接收他,单位离家较远、当时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每天早晨7点半出门挤车上班,晚上7点半再挤车回家,每天12个小时在外边,觉得很不适应,下了班回到家,已经累得浑身散了架,又离开了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离开了他的妈妈和兄弟姐妹,本来他就内向,这下更是天天阴着个脸,难得见到笑容。儿子那时刚刚上完初一,回北京是重新上初一还是接着上初二,折腾了几个来回,最后我们还是尊重他的意见回京接着上初二,幸亏家里有个在中学教书的妹夫,否则他上学的事不定多费劲呢。
     最难的就是住房了。我父母家原来住在后海边上的一处院子里,家里有不到24平米的三间房管所的公祖北房,我们一家9口人(当时爷爷与我们生活在一起)在这里生活。上世纪60年代中期,爸爸在房山工作,只有周末才能回家;妈妈从干校平反出来又去房山插队,1972年被分配到东城的一所学校做后勤,这时她才可以天天在家里居住。院子里有一户人家一直就嫉妒我家的生活水平,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妈妈被打成漏网右派和现行反革命分子,他们觉得时机到了,经常对妈妈进行人身攻击,对小妹动过拳脚,每当妈妈下班回家,那家人就会喊着口号攻击妈妈;后来妈妈去了干校、哥哥还在东北兵团,我和姐姐、三妹都在外地,家中只有四妹和小妹两个女孩子,听四妹说晚上她和小妹在家睡觉时,在她的枕头底下常常放着斧子和铁钩子,用以防身;有一次看到小妹被那家人欺负,她拿着斧头鼓起勇气,在那户人家门口大骂,院子里的邻居实在看不过他们欺负我家妹妹,出来劝架,之后那家人才消停。但是这一幕幕给妈妈和四妹、小妹留下了深深的创伤,再加上当时的后海离公交站较远,行人稀少,经常发生抢劫、溺水等事情,1975年趁着哥哥回京探亲,妈妈让他对换了东城的一处房管所的公租房,终于离开了让她们恐惧和伤心的地方。这处的住房面积与后海的差不多,但没有后海的住房敞亮,也算是三间房。靠着大门口有一间14平米的房间,被隔断隔开算两间,一间房也就是7平米左右,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封闭院子,三妹请人在那里搭建了一个厨房,洗衣机、冰箱都放在那里;除了这两间小房子,前院过道还有一间不到10平米的住房,哥哥和妹妹结婚没房的时候都在那里住过,后来单位分了房子就搬走了,那间屋子基本上就是爸爸妈妈放杂物的地方。
      我们一家三口调回了北京,我又是妈妈最疼爱的女儿,所以爸爸妈妈特别高兴,妈妈常常一边慈爱地看着我干活,一边高兴地说:“老天爷有眼,在我晚年的时候,让你回到了我的身边。”
      那年8月,我借着休探亲假,带着儿子先一步回了北京,住在前院的小平房内。假期到了,我回呼上班,就把儿子留在了我爸妈身边去上学。11月中旬,北京的调令在期盼中终于收到了,有两个月的时间办理回京的一切手续。我惦着从来没离开过我的儿子,快速办理了粮食关系、户口迁移和组织关系等手续先他一步回到了北京,老伴单位正搞职称评定,就在年底,他不想放弃努力得到的这个机会,等到调令的最后期限再办回京手续,暂时住到了他妈妈家,把我们的家具用集装箱托运回京。我们的家具集装箱快到北京的时候,我和爸爸两人一起倒腾我们那间小屋的家具和杂物,该扔的扔、能用的放到他们那两间小房子、那时爸爸已经是70岁的人了,爸爸说,他也有点紧张。老两口的家一下子增加了三口人,打乱了他们宁静的生活,好在他们非常疼爱我,终归是喜大于忧。集装箱到了,老伴请假回了北京,我们俩一起到广安门货运站去提货,在那里雇了一辆130卡车,把家具从集装箱里一件件倒腾出来,放在卡车上,家里这边三妹夫已经就位,帮忙摆放家具。
        在回京前,我们就对家具的摆设做了预案,只带回了双人床、大衣柜、一对板箱、一个写字台和一个书柜。我们一起把家具一一归位,再给儿子搭一个折叠床,我们的小家就满满登登的了。还有一对刚买不久的单人沙发、一个三人沙发,就放到爸妈那屋,把他们的旧家具换了下来。只一天的工夫,老伴又急急忙忙地回了呼市,参加职称评定,我就在家收拾、洗涮。搬家的时候,为保护家具不受损,凡是有玻璃的柜子都用胶条粘住了。我还没正式到新单位上班,每天就在院子里用双桶洗衣机洗涮包家具用的床单、被单等,揭掉在衣柜和书柜玻璃上的一条条不干胶。虽然用的是热水,毕竟是11月下旬了,天寒地冻的,我的两只手很快就像锉刀一样了。都收拾停当,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感觉还行,虽然房子不大,利用率还是蛮高的。这边作为我们的卧室兼儿子学习的书房,平时洗衣、做饭、吃饭都在爸妈那边。从原来独立带卫生间、厨房的两居室到现在什么都不带的一间平房,这个落差太大了,老伴和儿子好长时间都不习惯。老伴40多岁离开妈妈和兄弟姐妹,离开他成长的地方、离开他熟悉的生活环境,心里也是有一万个不舍,再加上当时的公共厕所还很脏、臭气熏天,呛得人们直流眼泪,他虽不抱怨,但他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儿子有时也会抱怨:“都是我妈妈想回京,住这个破房子、上这么臭的厕所。”老伴也因为和我父母同住,总感觉寄人篱下。为了家庭和睦,我就主动承担了家务,住的狭小,就尽量让他们爷俩吃的舒服。刚回京的头一年,我们的存折里只有1200元钱,工资也不高,爸爸妈妈为我们着想,只让我们每月交200元伙食费。每天晚上下班回家,我会在爸妈这边待一会,说说话,再到我们自己的小屋待一会,和他们爷俩说说话,两边都照顾着。
        为了改善住房环境,我们回京后的第一个秋天,老伴利用假期和三妹夫一起给爸妈那屋安装了土暖气,接了上水管和下水管,还安装了自制的太阳能热水器,夏天在小院里就可以洗澡冲凉。环境改善了不少,爸爸妈妈对这个能干的女婿也是赞不绝口。我们住的虽然局促,但也有它的好处。每天早晨叫儿子起床学习,我们不用起床就可以叫醒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是我们三口人躺在床上说话唠嗑的时间,逢周日的早上,儿子也会挤到我们的床上说说笑笑。
        到了冬天,我们那个小屋再安上火炉,真的就没有转身的地方了。四妹体谅我们,主动把爸爸妈妈接到她那里,享受楼房有暖气的温暖,我们住的就宽裕多了。
       冬天的平房有点冷,室温只有4、5度。白天我们不在家只能封着火,晚上下班打开炉火,慢慢的房间才会暖和起来,室温能达到12、3度很不错了。赶上天气特别冷的时候,水管子会冻住,没办法接水做饭,我们就把报纸点燃,烧水管,把冻管子里的冰烧化了,水自然就流出来了。有时晚上和老伴一起走在大街上,看着一栋栋闪着灯光的楼房,心里好生羡慕,“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楼房呢?哪怕是一居室,只要有暖气、有卫生间、可以洗澡我就知足了。”更多的时候我会想起我们在呼市的宽敞住房、我的同事和朋友。
       有一年北京连续几天大雨,一天半夜,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把我们俩从梦中惊醒,赶紧穿上衣服到院子里查看,只见一地的瓦块,原来是前面一家无人居住的平房坍塌,殃及了我们。这个院子在80年代初期,据说是落实政策,从房管所的公租房变为人家的私房,我们都变成了房客,房租多出的部分单位给与补贴,所以找房主修缮房子,根本就找不到人,好在老伴的单位不错,拉来一块大苫布罩在那个坍塌的房子上,一直到雨季结束。
       过了两年,老伴所在单位有20多人考监理工程师,考试结果出来,他们单位连他在内只有三位通过了,他回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时,脸上只闪过一丝笑意,而我已经蹦了起来搂着他的脖子:“太好了!太棒了!”我比他还高兴呢!这下单位的同事不会再小看他是个外地人了,他们必须得承认他的能力,之后他一路顺利,很快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事业顺利了,同事们混熟了,每天跑路也习惯了,笑容慢慢地在他脸上出现了;儿子经过几年的北京生活,用他的拳头结交了一些朋友,北京的小孩儿再不敢嘲笑他,他也逐渐喜欢了北京,适应了北京的生活;我的事业也是顺风顺水,连提两级,走上了领导岗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小妹那里拆迁后回迁,分到了一套两居室,就把爸爸妈妈接到了他那里居住。到了90年代末期,单位福利分房进入了尾声,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赶上这趟末班车。一天,老伴下班回家,笑眯眯地对我说:“有一件好事,”他还没说完,我就说,是不是分了房子了?他笑着说,是单位暂借给他一套两居室。哈哈,太高兴了,管他是借的还是分的呢,先住进去再说。
       那年的8月,作为给老爸的生日礼物,我们把爸爸妈妈接到了我家,一直住到2003年。后来妈妈要有自己的家,总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于是我们姐妹商量达成一致,给他们租了一套两居室,姐妹们轮流陪住。
       那一年我已经年过半百,爸爸妈妈有了自己的家,我们也有了一套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