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梦成真

令人快乐的事莫过于好梦成真

 
 
 

日志

 
 

医院见闻  

2016-11-01 16:57:08|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老话说,“66,死不了掉块肉。”这话怎么好像在我身上应验了呢?
      我今年66岁,一直身体棒棒的、精气神十足的我从4月份开始就不停地咳嗽,看了中医又看了西医,每天的药不停,又是百合梨水、又是白萝卜泡蜂蜜,咳嗽总是反反复复、好好坏坏,好不彻底。7月份发烧照了CT,显示是肺炎,输液三天消炎,之后又吃了8天的消炎药,血象正常,咳嗽依然不轻不重,接着看西医,吃化痰止咳的药;又去看了中医,喝汤药;依然是不轻不重的咳嗽且有痰;国庆节第二次发烧,诊断为气管炎急性发作,输液5天,然后又是消炎药又是止咳化痰的药;待我10月17日去医院继续开药时,医生让我做个CT复查,这一复查又查出了毛病,原来的肺部阴影已经消失,又一块毛玻璃样的阴影,显示肺炎,得,继续输液,这次医生让连输液8天,每天上下午各输一次,原本还要参加老干局与学校共同演绎重阳节的舞蹈,这下也告吹了,安心地每天去输液;这周周三周四接小孙子的任务由姥姥姥爷承担了。与邻居交谈中,得知附近小医院有个男大夫是中医世家,对呼吸道疾病有办法,她曾在两年前与我一样的病,喝了他开的汤药半个月就去了根。有病乱投医,听了她的话我也去找这个大夫看,已经吃了一周的药,感觉好一些,周一早上气温骤降,我顶着寒风,穿戴严实,继续请他号脉开药,大夫说从脉象上看已经好了许多,继续喝汤药,一直到他说可以停药时再停药。这回我也下定决心了,一定彻底治愈,我的活动忍痛暂停,担心跳舞出了汗再着凉,咳嗽加重就前功尽弃了。
       这段时间去医院的次数多,亲眼目睹了医生和护士们的忙碌,他们的工作确实不易。
       那天我做CT,等候的病人很多,有做加强CT的,需要打实验针,等候20分钟,然后根据病情有需要喝水再去做检查的,有不需要喝水去检查的,还有平扫的,只见一个分诊的护士,大约有30多岁,拿着病人的单子,大声叫着病人的名字,并且吩咐着:“您去这里打针”,“您打针后有反应吗?现在开始喝水,在2诊室门前等候。”“您不需要喝水,在一诊室门前等候。”忙完一拨人,她一路小跑,到两个诊室看看还有几个等候的,然后再安排下一拨。等候间隙,她耐心地解答病人或家属提出的各式各样的问题,看着她这样忙碌,抽个空问她:“每天都有这么多人吗?”她笑着说:“今天还算少的呢,昨天一直忙到下午三点才吃午饭。今天从7点钟到岗,还没顾上吃早饭呢。”在她有条不紊的安排下,我终于在11点半前做了检查,赶紧上楼找医生看,现在都是电脑联网,这边做完了,片子就传到了医生的电脑里,医生仔仔细细地对照着7月份拍的片子,给我解释着病情,并且开了药下午开始输液。
       医院的输液室很宽敞,能容纳100多号人同时输液。平时输液室的护士比较多,到了节假日上班的护士好像比平时少了一些,护士也得倒班休息吧,可是这几天的病人可不见少,几个护士马不停蹄地在忙碌着。那边护士配好液体,这边护士叫着病人的名字,推着输液车急急忙忙地找到病人,核对名字和输液的药品;这边几个护士都在忙碌扎针呢,那边铃声又响了起来,有要拔针的还有要换液体的,有的病人看到护士没有马上到,就会不停地按铃。有的时候,年岁大的护士会嘱咐小护士,再忙也别乱啊,这可是人命关天!那天下午不到三点钟,我再去输液,看到病人比上午少了许多,几个小护士坐在分诊台里耷拉着脑袋,这一上午可是累惨了,这得走多少路、说多少话啊。
       每天在输液室度过一个又一个小时,静下心来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病人和陪伴的家属,这里仿佛就是一个缩小了的世界,输液的老年人居多,陪伴来输液的有老伴、有儿子、有儿媳也有保姆,从他们的谈吐中就可以八九不离十的看出他们的关系。有一天一个老太太在一个中老年男人的陪伴下坐在了我的对面,老太太瘦瘦的,满脸的皱纹,坐在那里缩成一团,那个男人看起来是他的儿子,眉眼间有相似之处,每次看见他们,都是儿子帮助老娘脱掉外衣,卷成一个卷放在老太太的身后。护士扎完针后,儿子把老太太的手轻轻地放在椅子把手上,轻声嘱咐着那只手千万别动,老太太只是笑着看着他,基本不说话,有的时候,这个大儿子会拉着老太太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老太太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满脸都是幸福。
       有的时候,输液室会推进来一张床,床上的病人大概都是病情比较严重或者年纪很老坐也坐不住的人。那天在我输液位置的斜前方放置了一张床,一个病人躺在那里、盖着被子在输液,从露出来的两只穿着鞋的脚看来,应该是个老头。陪伴他的是个很时尚的女人,个子不高、腰身挺拔,头发在脑后盘起来,脖子上系着一条艳丽的纱巾,穿着一条褐色的裙子,能看见她的打底裤是肉色的,脚下踩着一双半高跟鞋,年龄大概也得60岁左右。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有时闭着眼睛养神,有时站起来,把盖在老人脸上的帽子整一整,看不出来他与老头的关系。过了半个小时走来一个戴着眼镜的40岁左右的男子,儒雅清秀,那个女的就离开了。只见这个小伙子趴在老头的脸上看了看,老头就坐了起来,然后就下床坐到了椅子上。这个老头也戴个眼镜,身高差不多得有一米八,五官端正,气质儒雅,怎么看也不像是只能躺着输液的老人。我想这肯定是父子俩,看他俩一直在亲密地说着话,年轻人让他看手机,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还是儿子亲呐!
          给我看病的中医大夫是个科主任,年龄大约40岁左右,在这个二级医院里,中医科有5、6个医生,只有他一个男大夫,还有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女大夫,其余几个都是年轻的女大夫,都是研究生毕业,每次来看病,只有男大夫这里有排队等候的,其他大夫那里只是偶尔有一两个病人来开药。男大夫态度和蔼,不仅望闻问切,而且还能做些心理疏导,找他看病的大都是住在附近的老人。我在他这里已经是第二周了,但愿这次真能如他所言,能够彻底治愈。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