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梦成真

令人快乐的事莫过于好梦成真

 
 
 

日志

 
 

重逢(上)  

2017-09-28 10:02:56|  分类: 快乐出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话铃声响起,耳边响起了略带苍老又亲切的声音:“喂,你到了鄂尔多斯,就来临河圪转圪转,那里离我这里很近的。”我的结拜姐姐拉弟又打来电话邀我去她那里了。
       放下电话,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当年的她是个非常能干的姑娘,家里家外的营生样样都能干,就连牵牛耕地她都能上手。村里有个剧团,她是剧团的台柱子,为了能演好老太太,每天上工收工的时候,她都会跟在老太太的身后,模仿她们的一举一动,她饰演的老太婆惟妙惟肖,无论是到旗里汇演,还是村里的演出,或者是去外村宣传,只要她一上场,走上一个圆场步就会赢得热烈的掌声,张口一唱,叫好声不断。据说当时旗剧团要调她去当演员,她家里死活不同意,做演员的梦只能在村里实现了。
重逢(上) - 好梦成真 - 好梦成真
 
          在村里我们和老乡们一起出工,春天打坷垃、锄地,夏天割麦子,下瓜地,秋天收谷子、掰玉米、。。。。无论做什么,拉弟总是在我的左右,锄地的时候,常常是锄着锄着我的两垄地就变成了一垄地,很快我就锄到了地头;割麦子更是这样了,原来都是她在帮着我干活。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割破了手,她看见了,赶紧到地里拔了些野生的草药,用手揉碎了敷在我的伤口上,很快就止住了血。我的镰刀都是她帮我磨,一边磨一边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到瓜地摘西瓜、摘香瓜,摘了以后可以随便吃,每次都是她给我挑,挑出的瓜各个都是熟透了的,吃到嘴里香香的、甜甜的。第一年的春节,我们几个女生留下来要过一个有意义的春节。村里讲究过大年无论是穷是富,都要穿新衣服。我只有一件棉袄,是临走的时候妈妈给我做的大襟的式样,穿了一冬天已经脏兮兮的了,年前我去她家串门,她让我脱下棉袄,坐在她家的热炕头上,三下五除二,她就把我的棉袄拆了,洗干净,又改成了对襟的棉袄,过年的时候我这件也算是新棉袄了。
       春天我们去旗里参加会议,一周后我回到村里,拉弟在大队部等我,我俩拥抱在一起,说啊说啊,说不完的话,她把自己小辫子上的红头绳解下来,给我系上,哈哈,我也像她们一样系上红头绳了。 
        刚下乡的时候,老乡说的土话我们都不懂是啥意思,也是她告诉我,什么话是好话,什么话是脏话,我再告诉我的同学们,避免了因为不懂话而闹出笑话,还学到了当地不少的方言。
重逢(上) - 好梦成真 - 好梦成真
 
          那一年我们村的剧团参加旗里汇演,我们的一台节目被评上了十佳之一,之后就是下乡巡回演出。每到一个村子都是去吃派饭,只要是两个人一组,她就带着我,告诉我吃饭时当地的礼仪。下去宣传半个月,没地方洗澡,我也染上了许多虱子,又痒又不敢挤死这些虱子,于是到了晚上,我脱了衣服钻进被窝给她们讲故事,她在煤油灯下帮我挤虱子。
       这是那一年我们演出结束在察素齐照相馆留影。
重逢(上) - 好梦成真 - 好梦成真
 
         1971年6月的一天我正带着铁姑娘队的姑娘们在地里干活,就听见队里的大喇叭在喊我马上去公社,当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回到宿舍骑上自行车就去了公社所在地,到了那里才知道我被推荐去工厂,需要填表和体检。填过表我又回到了地里,告诉姑娘们我要走了,她提议咱们一起去毕克齐照张合影吧,于是我们全体姑娘们浩浩荡荡地走了10多里地到了毕克齐照相馆,赶得不巧是那里停电了,不能照像。我们跟人家好说歹说,摄影师把照相机拿到了院子里,找了几个条凳,我们一一站好,拍下了这张铁姑娘队全体合影。我走的那一天,她和姑娘们每个人拿了两个煮熟的鸡蛋塞给了我,送我上了队里派的马车,我带着浓浓的深情离开了村子。
重逢(上) - 好梦成真 - 好梦成真
       到了工厂,我们俩曾经通过几封信,第一封信是她找别人代写的,我告诉她,我要看她的亲笔信,她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文化,写起信来比较吃力,错字别字也不少,但是她一直坚持着。后来我们各自忙于恋爱成家,慢慢地联系不那么勤了,有时能听到关于她的消息,知道她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如意郎君,远嫁到临河;刚到临河的时候她也曾给我写过信,告诉我她的生活很好,老公是个医生,再后来我们就断了联系。直到30年后我们重返土默川,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她的电话,我们的联系又建立起来了。现在她的女儿跟我有微信联系,经常把我的消息转达给她的母亲,我们俩有时也通通电话,几十年的友情又续上了。
      今年回内蒙打算去趟临河,时间一直没确定下来,接到她的电话,我和老伴商量,老伴说:“你还是去一趟吧,省的心里总惦记着。”说走就走,我马上去车站买了往返的火车票,微信告诉她女儿我乘坐的车次和到站的时间。我坐在火车上,望着窗外绿油油的庄稼地,思绪一直在当年的美好回忆中。当火车快到站的时候,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咱们俩这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不知还认得不?”她女儿个我发来微信,告诉我她们将举着一个荧光棒作为接头暗号,我的心里好期待。
      火车正点到了临河,刚一走出出站口,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伙子举着闪闪发光的荧光棒,我快步走过去,对方马上与我接上了头,并大声喊着:“妈妈,接到了,在这里。”我看到她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了,赶紧迎了上去,瞬间我们俩就拥抱在了一起。我俩手拉着手,跟着她女儿女婿走到她家的小车,坐上车,一路上我们俩的手都没有松开,我给她女儿女婿讲起当年我们俩的趣事,车厢里欢歌笑语,很快就到了她家。
      她老伴也因为我的到来,从前旗赶了回来,满满一桌子做好的菜,用保鲜膜包着,到家都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这一家人还等着我吃饭呢!我好感动啊!其实我在火车上已经吃过了,可是盛情难却,我只好端起碗,拿起筷子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天太晚了,她女儿邀请我和拉弟一起去她家住,她女儿是医院的护士,又能干又孝顺,她从大柜子里找出一件漂亮的衣服,帮着她妈妈穿上,又让她妈妈穿上她给买的新凉鞋,带上她5岁的女儿,我们一起到了她女儿家。
重逢(上) - 好梦成真 - 好梦成真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